竹笋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竹笋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决农户贷款抵押难题最终要靠制度创新【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4:45:54 阅读: 来源:竹笋类厂家

“2010中国金融形势分析、预测与展望专家年会暨第六届中国金融(专家)年会”日前在京召开。相关专家学者及政府与金融机构代表在“2010中国农村金融发展战略与责任”等主题会场针对农村金融建设等话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和探讨。他们认为农村金融体系在薄弱和欠缺的同时还存在着巨大市场机遇和挑战,包含组织创新、制度创新、产品创新的金融创新尤其需要在我国广大农村进行深入探索和实践。

政府要引导社会资源往农村走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刘克崮发言时说:“政府要引导社会资源往基层走,往农村走,往最缺钱的地方走,往最弱势的人群走。”他认为社会资源不会自觉往农村走,只有通过阶段性的适度放开利率、税收方面的引导、对运营中出现的亏损提供风险补助、提供公共服务、改进监管等方式才能够对社会资源产生吸引力。

“做农村金融服务是成本最高和最基层的、最弱势的,因此不能以机构来给政策,要以它服务的业务来给政策和定责任。”刘克崮说,比如农信社营业税是低的,转成商业银行税收优惠就没有了,应该只要是做该业务的,就要考虑到给农民放贷的额度小、成本高的特点,给予相关的支持和鼓励。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晓山说:“合作金融现在也有一种倾向,就是要商业化,利润最大化,哪个赚钱做哪个。尤其不愿意服务那些中低收入的农户,贫困户更别提了。”他认为,要有政策、法规、理念、价值导向和实实在在的经济刺激手段,“这方面从宏观政策上近年来应该说有一些改善,比如说涉农的增量、增幅、占比的提高。但现在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针对县域资金往城里或者发达地区流,是不是可以搞一个类似美国、泰国、马来西亚、印度等国家社区再投入的存贷比例问题的解决方式,防止当地资金外流。或者设立一些奖励和处罚措施,比如存贷比不够,低于百分之四十、五十的,这种应该怎么处理?我认为做得好可以给奖励,做小客户也可以给奖励。”

刘克崮还提到了改善经营和管理的方法,尤其是信贷员的激励方法。“我们之前和欧洲学,派了10个人上欧洲实习了一年,他们最核心的是信贷员的激励方法,就是怎么给信贷员分钱?这是核心激励。他们一个月一次兑现现金,因为这些小贷,一般就放一周、一个月、三个月,顶多半年。而中国是以年度定级分月发钱,发的钱不是月业绩是年业绩,最后给一个月是年终奖金。如果经营月贷款是经营12轮,到12轮后再去奖励他,第一月功绩、第二月功绩早就忘了,信贷员得不到钱,刺激性很小,所以可以月月兑现,年终再来一次兑现。”

小贷市场是农村金融机构信贷市场的未来

中国农业大学金融系主任何广文认为农村金融市场进入了一个大转折时代,“农村银行业由春秋时代进入战国时代”是对目前我们银行业状况很形象的描述。现在我们的大银行,以前认为它们不做那种低端业务,或者说低端业务做得少。但实际上他们内部的机制在不断完善,同时他们的客户群也在不断下移。同时,小机构也不断产生,特别是在2006年底到2007年初,以及2008年5月份,银监会和人民银行颁布了小额贷款试点指导意见以后,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得到快速发展。另外,还有一些担保公司,虽然现在的规模还很小,但机制灵活,市场主体地位更加明确,竞争力还是很强的。这些机构现在所从事的市场或者说是目标市场,实际上与我们的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的市场是一致的。所以,可以说一个战国时代已经来临。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农村金融机构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发展战略?农村金融市场这个“蓝海”在哪里呢?“那就是以前我们所不具备的市场环境,主要表现在农村发展的大趋势带来的转折和变化,包括城镇化、工业化,农民的组织化,城乡一体化,甚至低碳农业所带来的一些新的变化和发展所产生的一些新的需求。这些需求总的来说都是一种小额度的需求或者说是小额贷款的需求,从经济活动主体来讲,全国80%的经济活动主体,甚至90%的经济活动主体,都是小的资金需求者。可以说小额贷款市场是我们的‘蓝海’市场,是农村金融机构信贷市场的未来。”何广文说。

解决农户贷款抵押难题最终要靠制度创新

“在开展小额贷款活动过程中我们面临一些难题,这也是商业金融机构在开展农村信贷活动中谈到的一些原因。农户贷款难,农村微小企业贷款难,我们经常说的理由是缺乏抵押,所以放不出去。农民信息不对称,没法判断他们的道德风险,但是这些理由都是不成立的。为什么?因为在国际国内针对农户、针对中低收入群体有很多成功案例。”何广文说。

“大家谈的一些困难、问题,有的确确实实是问题,包括财税政策的支持不足问题,但是有的并不一定是。关键你有没有做小贷这个意愿,真想做还是不想做。”杜晓山直言不讳地说,“现在是不是一定要以质押形式?实际上有很多证明不是那么回事,你做微小贷款的,做小企业贷款,甚至做农户贷款、工商户贷款的,做得好的资产质量也很好。过去我们都说不行,坏账率很高,但是实践证明做得好的也不少。”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农村金融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马九杰认为制度的创新或可解决农户贷款抵押难题,“像抵押品的缺乏,除了替代品之外可以有一些扩展。比如土地,土地是比较敏感的话题,但是很多地方在试点。因为《物权法》规定承包经营权不能作为抵押。此外,不能抵押可能还有多方面的考虑,有银行的原因,也有出于社会保障的考虑。”

“如果一些制度得到创新,比如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和抵押制度的一些创新,问题就不难化解。我们去枣庄时看到一个例子,枣庄是把现在想到外面务工人员的土地转到合作社里面,合作社把原来农民所拥有的十亩、二十亩的产权证换成大的,也叫土地使用证。这个使用证可能是一千亩或者两千亩,如果这么大规模拿到银行抵押,这个手续、成本肯定会降低。同时,他们也会成立一个土地评估中心和土地流转的发布市场。这些肯定会降低用土地抵押的成本,成本降低后,风险降低后,就要考虑解决风险的手段模式,比如大家把土地集中到土地合作社时,规定抵押的时候不能超过三分之一,另外规定抵押期限不超过三年。这样的话即使你失地,并不是全体农民都失地,因为有三分之二是分摊到大家。三年之后土地再收回来,这又解决永久失地问题。”马九杰说道。

山东烟台渔业发展空间减少多种方式发展海水养殖王欣如

研究人员推动钙钛矿LED的效率与OLED相媲美复合垫片

期盼农民工称呼退出历史舞台香港巴豆

种鸭产蛋期间常见病的防治海王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