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笋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竹笋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企改革试验田上海十万亿国资市场化涅盘米保险

发布时间:2019-10-18 16:26:02 阅读: 来源:竹笋类厂家

国企改革试验田:上海十万亿国资市场化涅盘

12月17日,上海召开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工作会议,出台了国资改革方案,涉及国企分类监管、国资流动平台搭建、股权激励扩容等20条细则。而这次改革动员大会也被业界视为上海开始启动3.0版本的国资改革。

上海国资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已经到了关键时期,目前上海国资的体量已经很大,达到10万亿的规模,每年对上海GDP贡献超过20%,投资和税收的贡献也达到20%。上海国资改革一不能盲目推进,二不是原版照抄。 在动员大会上,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一面提出上海国资改革的紧迫性,另一面也回应外界对于上海国资新一轮改革是否会仿照新加坡淡马锡模式的可能。

尽管作为全国第二大国资体系,总规模看似庞大,但大而不强却是上海国资旗下企业的 致命伤 ,韩正直言上海国资体系面临的问题:一是动力活力不够,市场化选择经营者不够;二是市场化办法不多;三是能量能级不够高。

就在这份方案公布之前,上海已经开始国资整合,包括两大报业集团合并、兰生集团资产并入东浩集团等。如今10万亿国资 松绑 ,接下来是痛苦过后的涅盘还是资本市场的又一次狂欢,一切都在等待裂变。至少,从A股市场平淡的反应来看,改革的红利仍需继续发酵。

一份乐观的方案

在上海国资改革方案20条细则中,最大的亮点则是上海提出的5年规划。

上海要通过3到5年的努力,使国有资本的80%以上,集中在战略产业、基础设施、民生改善领域,同时支持有实力的企业开展境外投资和跨国经营,提升国际化经营水平,形成2-3家符合国际规则、有效运营的资本管理公司;5-8家全球布局、跨国经营,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的跨国集团;8-10家全国布局、海外发展,整体实力领先的企业集团;一批技术领先、品牌知名,引领产业升级的专精特新企业。 上海市市长杨雄在会上描绘了一幅国资改革蓝图。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短期内要实现这样的目标难度不小。上海社科院研究员陈良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 上海国资改革是一个中长期过程,提出在三五年内培养出具有国际规则的资本运作平台和跨国集团,目标和现实之间存在差异,上海国企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缺乏真正的企业市场化领导人,加上多年积累的种种问题,我认为3-5年出现一批市场化程度较高的企业,是比较乐观的结果。

上海有55家国有控股集团,旗下控股上市企业则达到65家,希望这一轮改革真如这份改革方案所提出的该放的放,该管的管,培养出能够具有全国乃至世界知名度的集团。 陈良称。杨雄明确称,未来政府不能既当 裁判长 ,又当 运动员 。

据这份方案显示,上海未来将把国有企业归为三类,即竞争类、功能类和公共服务类;其中,竞争类企业将以企业经济效益最大化为主要目标,兼顾社会效益;功能类企业则是以完成战略任务或重大专项为主要目标、兼顾经济效益;而公共服务类企业将以确保城市正常运行和稳定、实现社会效益为主要目标。未来国资委系统80%的国资集中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基础设施与民生保障等关键领域和优势产业。

在这份改革方案中,我觉得值得关注的是在上海国企改革中吸引市场化管理者,同时辅以股权激励机制。现在上海国资企业中,经营风格偏保守谨慎,导致这么多年尽管国资总量庞大,但是经营区域主要就集中在长三角,很难走出去,高管都是国资体系内部人士轮流当,不敢创新不敢承担经营责任,也不敢做重大投资决策。这种现状必须要改变。 上海交大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费方域分析称。

谁是改革龙头?

上海如何在三五年时间内培育数家资本管理公司和跨国集团,或许才是改革的牛鼻子。那么,谁会是龙头企业?

本报记者查阅上海国资委网站获悉,截止到今年一季度,上海国资控股的55家企业中,涉及到资本运作平台的国资控股企业则有上海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上海国盛集团、上海国际集团等数家公司;其中,上海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主要以金融资本投资为主、上海国盛集团则是以非金融业投资两大平台。8月,国盛集团和长江计算机集团重组,两家公司集团总资产已经接近600亿元。

如果按照上海国资改革的思路,那么这几家公司未来将会有更大的动作,对国资进行进一步的整合。 12月18日,海通证券分析师李婷分析称。

上海国资系统的一位负责人透露,上海国资已经在不断加快资产证券化进程,包括上海城建、上海建工、上海交运等大集团整体上市工作正在进行中,未来上海国资的整合将向纵深化发展,未来上海国资的监管方向就是从管企业向管资本发展。

我们集团通过控制上海远洋渔业借壳开创国际,同时向公司注入了部分远洋捕捞资产,整体上市已成为集团今后发展的战略目标之一。 同是国资旗下控股的上海水产集团一位负责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

据这位负责人透露,目前上海水产集团正稳步推进整体上市战略,随着上海国资委下半年加速推动国企核心资产整体上市步伐,开创国际有望获注入该集团最优质的金枪鱼资产。

就在12月13日,上海兰生集团和东浩集团合并,被视为打响国资系统改革的第一枪。另一家具有示范效应的上海本地上市国企上海梅林,在12月15日晚间则发布了重大事项 股权激励草案。

对此,上海一位私募老总丁凌向本报记者分析称,尽管上海国企本次推出的股权激励量并不是特别大,但象征意味浓厚,而且参照的是2010年光明乳业的股权激励方案, 股权激励最怕的是暗箱操作,什么样的管理层可以获得股权激励,有没有量化的标准去参考,这对于上海国资改革中提出的要大力推行股权激励机制是一个考验。

进退之本

没有现成的样本可以借鉴,成功如新加坡淡马锡的国资控股平台,也未必完全适合上海,重要的是上海10万亿国资能否实现保值增值,而非这两年每年仅有2%左右的收益增长,是上海国资改革的难题。

事实上,刚刚已经启动的两家上市国企改革的经营业绩并不善,在兰生股份和上海梅林的财务报表中,其每股经营现金流均已经出现负值。

在任何地方国有企业中,都有经营得好的国企,也有经营亏损的企业,好的企业可以吸收更优质的资源,而差的企业如何处理,也在国资改革中考验着政府的智慧。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张辉明称。

他举例分析,在2009年上一轮上海国资改革中,上广电集团就因背负巨额债务最终由另一家国企上海仪电集团接收其债务,同时通过上海东方传媒集团通过注入新媒体板块借壳上市。从此,这家曾经无限辉煌、员工总人数达到2.5万人、上海最大的国有集团,从现有的上海国资企业名单中消失。

不思变革,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会出现像上广电一样的命运,这一轮上海国资改革,我们已经看到了地方政府对于国企改革的紧迫性,其实像上海梅林、兰生股份这些公司,如果维持原状,或许也会面临出现亏损的一天,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行变革。地方政府也不愿意看到再出现一个上广电。 上海国际集团一位匿名管理层对《华夏时报》记者坦言。

事实上,不仅是上海,山东、安徽、广东和重庆等地的国资改革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划中,新一轮国资改革浪潮已经启幕。而国资改革成功之日,才是资本市场狂欢之时。

中国股市一大显着特征是,相当一批业绩堪称优良、盈利能力突出且稳定的国企上市公司,估值水平处于全市场最低端,部分行业的估值水平甚至处于全球资本市场的最低端;而估值水平代表着数以千万计投资者的内心预期,凸显了投资者对国企盈利能力的悲观情绪。只有总市值高达15万亿元、占A股比重2/3的传统国有企业重生,资本市场才能迎来全面性、系统性、趋势性的机会。 南方基金投资部执行总监陈键接受采访时坦言。

分享到饲料微博

商业医疗保险

好医保住院医疗怎么样

重疾险分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