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笋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竹笋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能源的西部史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18:52 阅读: 来源:竹笋类厂家

美国能源的西部史

问:“为什么这些农场主穿着网球鞋到处走来走去?”答:“这样你就可以一眼把他们和穿着牛仔靴子的矿工区分开来。”输油管、大卡车和钻油平台组成了美国新西部。

永远不要小看西部——无论是美国的西部,还是中国的西部。在美国西部,矿工取代了牛仔,为美国经济贡献了20年能源;在中国西部,近5年来探明的天然气地质储量占中国的96%,石油地质储量12亿吨,超过中国东部的10.7亿吨;西部也成为中国能源工业的重要接替区。

2005年夏天,美国《国家地理》破天荒地接连两期(2005年7月号的《西气之争》和8月号的《能源的未来》)大篇幅地探讨未来能源和环境问题。油价上涨、能源短缺不是单单一场伊拉克战争可以解决的,美国人迫切需要源源不断的动力以保证整个社会发动机持续工作,但是同时,美国本土的能源开发带来的环境创伤已经不可治愈。1981年,美国《国家地理》曾经制作过一期能源特辑,出于对全世界能源快速消耗的担忧,美国大肆向西部地区进军开发新的能源基地。能源与环境之争那时已初露端倪,至今仍在不断的恶化中。西部成了美国“为国献身的土地”。

20年前,能源把西部牛仔变成矿工

1980年代,能源的重头戏是煤矿。资源消耗过快使得美国人把目光瞄准了西部广袤无垠的沃土。1981年2月,一辆装满煤炭的火车疾驶过美国怀俄明州保德里弗盆地,由于这里被探明煤炭储量极其丰富,迅速成为了全国煤炭能源中心。在此之前这些铁路一直运送的是活蹦乱跳的牛群,而今这些沉默的黑色煤块正在去往全国各地的旅途中,它们是“美国未来的力量”,怀俄明州也被冠上“新能源前线”的盛名。根据当时一家采矿公司经理的话,这个盆地光是煤炭的储存量就已经占到全国的三分之一,还有大量天然气、石油矿藏没有被开发出来。新能源的发现带来了欣欣向荣的经济振兴,谁也没有意识到能源杀手已经出现。

“站在这里就可以看到美国的未来。”正是因为这样“鼓舞人心”的话,大批青年牛仔纷纷跳下马背,拿起铁锹,加入到浩浩荡荡的采矿大军中去,其他州的年轻人也趋之若鹜,来到“矿山宝地”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在他们眼里,采矿不仅薪酬更高,而且更“刺激”,一个小时就有至少11美金的报酬,相当于在农场干半天的农活。但是矿上工作的孤独、漫长寒冷的冬天、连吹几日不停息的大风导致了抑郁症患者频频出现,每250人中就有1人自杀。

当时保德里弗盆地中心的吉列镇流传着一则讽刺笑话,问:“为什么这些农场主穿着网球鞋到处走来走去?”答:“这样你就可以一眼把他们和穿着牛仔靴子的矿工区分开来。”这是传统牛仔对能源入侵的反抗。这里曾经是铁路运输牛群的重要中转站,由于煤矿产业的迅速兴起,牛仔纷纷改行做了矿工,小镇的牛仔传统也被迅速抛到了脑后。大量的农场被煤矿公司购买,已经是家族第三代牛仔的爱德·斯华兹讲述了1980年代初疯狂开发煤矿给当地人民传统生活方式带来的灾难:“一天一家煤矿公司找到我,带我去内华达州看了一块土地,比我现在的农场大3倍,如果我答应把我现在的农场卖给他们钻井采矿,我就可以得到那片土地,但是我拒绝了。我的祖祖辈辈都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我希望留给我的孩子一些能与历史相关的记忆,而不是一家公司买给我们的农场。”像爱德这样坚持下来的人只占极少数,大部分农场主都逐渐把自己的土地转手卖给了采矿公司。

曾经在当地采访的记者比尔·理查兹描述了他在当时见到的情景:“整个吉列镇都处于能源兴奋状态中,成排的拖车占据了整个山谷,压路机啮咬着土地,把只能容纳两辆车来回的道路拓宽成四车道的高速公路。地方机场的上空弥漫着乌云一样的灰尘,正在计划3年之内扩建。路边一块塑料指示牌上写着一家叫‘击垮白鬼子’的酒吧每天晚上供应音乐和啤酒。”

20年后,能源把落基山脉变成荒地

2005年,保德里弗盆地已经变成了彻彻底底的“粉尘河”(在英语中,保德里弗盆地Powder River Basin意译即为粉尘河盆地),在天然气矿井上,为了释放并且收集天然气,矿井工人必须先用泵把地下水抽出,使天然气处于压力状态下。由于能源大肆开采依然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盆地的水源已经遭到严重的破坏。住在矿井附近的艾莉森一家在2003年4月就已经没有清洁的自来水可用,2004年8月,另外5家住户也遭遇到了同样的问题。采矿公司对此的解释是他们家中的泵坏了,“我们的泵坏了是因为根本没有水可以抽!”艾莉森非常无奈,“生活在这里的乐趣已经被完全剥夺了,我们想从这里搬离,但是房子根本卖不出去,谁会想买没有水用的房子?”现在这些家庭全靠每星期采矿公司提供的送水服务生活,他们正在积极要求增加一个水过滤系统。

保德里弗盆地只是众多落基山矿区的一个,单就怀俄明州来说,“约翰·菲尔德”矿区就从10年前的灌木丛林地变成了全国最大的天然气矿,现在已有500个矿井,最新的决定是将会再增加3100个采气矿井。

怀俄明州的另一个镇——潘恩达镇被誉为“山中博物馆”。这座1500人的小镇就藏在绿河上游山艾树谷里的一座方山后面。 这里还保持着典型的老西部景观。在方山的另一端景象就大不同了,输油管、大卡车和钻油平台组成了新西部。这块地方在某些人眼中是环境的杀戮战场,另一些人则热切拥护,视它为美国能源独立的平台。

“生态航空”组织的驾驶员戈登说:“在落基山脉中,不管往任何方向飞上一个小时,总会看到底下有石油和天然气开发的迹象。几乎所有地方都在大钻特钻。”

西部能源抢夺战

戈登所说的“几乎所有地方”与美国能源工业和地质调查得出的结论并不相符,这些官方仲裁机构在能源储藏这件事上似乎有些偏差。调查标出落基山脉的5个区域确定有可开发的天然气,这5个区域从新墨西哥州绵延至蒙大拿,涵盖了6千万英亩的政府所有土地,还有几百万英亩州属土地和私有土地。其中仅政府所有土地上储存的“技术性可开发能源”就够全美使用6年。

“技术性可开发能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业术语,指的是技术上还没有达到可以开采的要求,尽管研究工作非常昂贵,拥护者们依旧乐此不疲。他们与反对者们还在为到底要开发多少而唇枪舌剑争辩不休。布什政府2001年的国家能源政策报告声称,在落基山脉政府持有土地上,大约40%的天然气田没有土地使用限制,也不受环保组织的管辖。反对者们在2003年拿出了证据——内政部、能源部和农业部的联合调查显示,只有12%的土地未被租用开采,即88%的资源被政府抢夺。

在美国土地管理局管辖下的土地中,气田工人的工作量比已有的矿井少得多,据估计有45836座石油和天然气井的产量少于去年2月份。那么,已经有大量的矿井被闲置,为什么还有人要在千疮百孔的大地上继续钻井呢?

一些专家把这一现象归咎于近年来美国国内能源生产速度过慢,但是能源的需求量却在逐年倍增,推动天然气和其他能源的价格上涨。出于所谓的“环保需求”,燃烧起来更清洁的天然气正渐渐取代它脏兮兮的煤炭表兄,最终使得布什-切尼政府的能源计划暗地里由副总统以及其他知情者签了字批了准,并且敦促白宫能源特别工作组加速计划,就是派一名钦差大臣去当地解决迫不及待的开发商与拖拖拉拉的政府机构之间的问题,好让那些大公司获取更便捷的开发天然气及其他能源的途径。果然,2003年8月,落基山脉的土地管理局分局就收到了执行命令,让他们解除能源发展上“不必要”的限制,并且发出更多的钻井许可证。土地管理局的凯瑟琳·克拉克说:“政府要求我们保证固定供应可供给的能源,但是这样下去会离我们的初衷越来越远。”土地管理局的贝克则感叹地把这里称为“为国献身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