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笋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竹笋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信息产业部十年存照

发布时间:2020-02-11 04:06:28 阅读: 来源:竹笋类厂家

3月17日,经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提名、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投票通过,原国家安监局局长李毅中担任工业和信息化部首任部长。

此时距离1998年3月18日吴基传出任信息产业部首任部长整整10年。

回望过去10年,业内人士感慨,信息产业如此广泛、如此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社会的生产方式,以至其监管部委成为最受关注的国家部委。

中国最有希望、规模最大的信息产业承载着太多的样板意义。

面向21世纪的信息产业部

上世纪90年代,以美国提出信息高速公路计划为标志,全球信息化风潮渐起。

1997年10月,党的“十五大”提出“大力推进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1998年3月10日,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决定以邮电部和电子工业部为基础,并入国家无线电管理委员会和国务院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的职责,成立信息产业部。

信息产业部当年的资料这样认为,“这不是两个部的简单合并,而是党中央、国务院面向二十一世纪发展我国信息产业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

国务院批准信息产业部当时的“三定方案”,并且按照“政企分开、转变职能、破除垄断、保护竞争和权责一致的原则”对其职能进行调整。

信息产业部的主要任务也得到国务院的确定,即通过积极有效的宏观管理,振兴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软件业和通信运营业,为各部门、各行业提供先进的信息技术、装备和网络服务,从而达到推进国民经济发展和社会服务信息化的目的。

邮电分营是通信业的重要改革

根据原邮电部1997年的统计数据,当年我国公用通信网电话交换机总容量突破1亿门,规模跃居世界第二位;移动电话用户突破1000万户,达到1323万户,数量跃居世界第三位;国内制造商在公用通信网的份额超过50%,当年新增部分超过90%,“巨大中华”集体崛起。

由张春江总编辑、王立健责任编辑的《1997年中国邮电通信事业》明确列出1998年信息产业部的主要任务,“全面完成邮电分营工作”和“股份制改革试点”被排在前两位。

1998年4月,信息产业部下发《邮电分营工作指导意见》。《邮电分营工作指导意见》指出,邮电分营是通信技术进步的要求和邮政、电信两大专业自身发展的需要,是实现两个根本性转变的需要,也是政企分开对邮电改革提出的一项紧迫任务。

邮电分营在1997年1月由原邮电部做出决策,在海南、重庆率先试点。至1998年12月,以全国各省(区、市)邮电管理局的分营和机构调整为标志,邮电分营工作基本完成。

《中国通信年签》如此评价这场变革:邮电分营是中国通信业进行的一项重要改革,是通信业基本管理制度的根本变化。

政企分开、电信重组大刀阔斧

邮电分营开始不久,党中央、国务院又要求中央党政机关必须在1998年底前与所办经济实体和管理的直属企业完全脱钩。为此,信息产业部成立专门的直属企业脱钩工作小组。

直属企业脱钩小组当年下发的文件指出,企业脱钩是新形势下加强党的建设和政权建设,巩固机构改革成果,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大举措。

最先脱钩的是:中国邮电工业总公司、中国邮电器材总公司、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邮电国际旅游集团等。脱钩后,原中国邮电工业总公司改组为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公司,原中国邮电器材总公司、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邮电国际旅游集团改组为中国邮电器材总公司。

1999年2月,国务院通过中国电信重组方案。根据国务院总体部署,电信企业重组主要分两个步骤:一是将中国邮电电信总局按照业务性质横向分解,分别组建中国电信集团、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中国卫星通信集团公司和国信寻呼通信公司;二是将国信寻呼及其他国有资产注入中国联通,并加强中国联通的领导力量,增加国家资本金,扩大业务范围。

中国电信一分为四只是第一步。2002年5月16日,原中国电信宣布,中国电信被分成南、北两部分,南方21省市保留“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名称,北方10省和中国网通、吉通重组为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至此,中国通信产业逐步形成了市场化的“5+1”的格局。

关于这段改革,吴基传曾有总结,他说:“德国从昔日的邮电部到邮电分开、国有电信公司成立,再到整体上市,前后花了八年时间,我们1998年搞邮电分开,1999年又将‘中国电信’分成固话、移动、卫星等几个公司,这些年来中国电信改革和发展的步伐是很大的”。

由“大”而“强”的产业梦想

经过邮政分营和原中国电信两次拆分,2003年,中国的电信运营格局已经完全转向现代商业企业运作模式上。而对于整个信息产业来说,2003年绝对是一个重要年份。

一、截至2002年底,我国电话用户总数突破4亿户,居世界第一,产业基础发生变化;二、“十六大”提出“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工业化促进信息化”的新任务;三、“任内勤奋努力,没什么遗憾”的吴基传退休,信息产业部迎来第二任部长王旭东。

上任之初,外界已经在期待有着“电子专业背景、长期的人事管理及行政管理经验”的王旭东能够强有力地推进信息产业部的改革和发展。

当年6月,信息产业部机关司局长会议上,王旭东明确2003年的发展方向和工作重点:在打赢“非典”攻坚战前提下,加强宏观指导,加快大公司战略,加大信息技术应用力度等。

这一年,国产手机集体崛起,占领国内市场半壁江山;这一年,国内企业开始海外拓展,华为和中兴等拉长产品线;这一年,小灵通和宽带等带动市场迅猛发展;这一年,TD-SCDMA产业链模型初现。

这些都为信息产业实现质的跨越奠定基础。王旭东在2004年初的全国信息产业工作会议上指出:“我国信息产业已具备向更高层次发展的坚实基础,应不失时机地推进制造业、运营商由‘大’到‘强’的转变,努力向电子制造强国、电信强国的目标迈进。”

信息产业部的初步构想,是用10年到15年的时间,把中国建设成为世界信息产业强国,即电子强国和电信强国。自此,中国通信产业在全球竞争中,开始建立起前所未有的自信。

我国在移动通信、光通信、数据通信、信息家电等领域的自主研发和规模化生产水平在此后几年不断提高,TD-SCDMA技术的研发和产业化也取得重要进展。

大行业旗帜下的产业融合

2005年8月8日,中国电信与微软、思科、惠普、联想、用友等9家IT企业组成中小企业信息化联盟成立,我国信息产业历史上首次大规模的信息化浪潮由中国电信掀起。

王旭东在这一年的各种会议不断强调,全行业要树立信息服务业大行业观念,他要求电信业“突破原有业务领域的概念,树立大行业观念,立足于整个信息服务业的发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开拓新的发展空间,培育新的增长点”。

在此之前,信息化以及产业融合的概念已经被提出许多年,不过,真正的大行业融合则需要信息产业本身实现极大发展,毫无疑问,此时的通信业界已经看到产业融合是大势所趋。

同时,信息产业部在2006年底发出的“信号”——电信行业将进一步引入竞争机制,实现均衡发展。王旭东说:“中国的电信业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改革,打破垄断,引入竞争。随着改革的进行,我们会进一步完善体制,优化竞争格局,促进发展,为更多人带来实惠。”

经过发展和积累,我国的四家主要电信运营商在用户数、盈利能力方面逐渐拉开差距。王旭东将这种现象总结为“中国电信市场结构失衡”,他表示,“要通过深化电信体制改革,逐步解决影响和制约中国电信业发展的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

不过,进一步深化电信体制改革等问题要放在更深、更广的层面来考虑。

截至2007年底,我国电话用户总数突破9亿户,移动电话用户突破5亿户,通信行业业务总量接近2万亿元。在这样的背景下,2007年10月召开的党的“十七大”进一步提出要实现“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这无疑是国家战略赋予信息产业的更高层次的历史使命,这也为新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的诞生奠定理论基础。

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指出,“工业行业管理由发改委、国防科工委、信息产业部分别负责,管理分散,不利于工业的整体规划和协调发展,为对相关职责进行整合”,所以组建新的工业和信息化部。

业内专家认为,“十七大”提出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市场化、国际化,其他“四化”都离不开信息化,因为信息化穿透力非常强,可渗透工业化多个领域,促进其升级换代。

10年来,信息产业部已经完成当初设定的历史使命,在新形势下将之融入“大部制”构架下的工业和信息化部,可以看作是经济层面的产业融合要求在上层建筑上的具体体现。

盗墓笔记云顶天宫解密

诛仙全文阅读

希崎杰西卡全集种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