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笋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竹笋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笔仙死里逃生-【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44:48 阅读: 来源:竹笋类厂家

笔仙:死里逃生

“我叫林路,今年20岁,我是一个残疾人,没有双腿,一个断臂,这个样子的我本应该去死,可是我不甘心,因为在那年夏天那件事中好不容易活了下来,我不甘心死,所以即使这样我也努力的活着…”

﹉﹉﹉﹉﹉﹉﹉﹉﹉﹉某年6月4号﹉﹉﹉﹉﹉

“诶!林路,听说了吗,最近超级流行玩笔仙,咱俩也玩玩呗”

和我说话的是我的好哥们,他叫邵峰,这不…说什么最近流行笔仙缠着我陪他玩一次

“不玩不玩,无聊,哪有那种东西啊,都是胡扯的,也就你相信吧”

“诶呀~别这样啊,陪我玩呗,反正你也不信,再说了也不一定真能请来啊,是不是,你就陪我玩吧”

“好啦好啦,服了你了,就玩一次”

“嘿嘿…就知道你最好,我都准备好了,现在十点,再过两个小时我们就开始吧!”

“嗯,知道了”

我们俩个有说有笑的等着时间慢慢的过去,很快就到12点了,邵峰把灯关了以后,拿了一根蜡烛点了起来,我和他坐在桌子的对面,我们手里握着一支铅笔,纸上写的一些东西我根本就没有在意,因为我不相信这些,倒是邵峰神经兮兮的对我说

“哎!小路,我跟你讲,一会你千万别害怕,不管怎么样你都别松手啊”

我瞅着他那样子我就觉得好笑,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邵峰看我这个样子拍了一下我肩膀

“诶!臭小子,我说正经的呢,他们说笔仙如果不送走,会有大麻烦的”

我看着他一脸正经我实在是不忍心再打击他,就附和着他说“嗯嗯,知道了”

然后我们就不在浪费时间了,我照着之前邵峰教给我的和他一起说了起来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有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有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有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这时…笔动了起来,我不以为然的看向邵峰,这时邵峰也看向我

“小峰,这就没意思了,你想要吓我也不至于这样吧”

小峰听了我的话以后表情立刻凝重起来

“小路不是我动的,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你呢,看来是他(她)来了”

我刚要说话,邵峰就先开了口

“前世是你来了吗?”

就在这时笔就移到了是的那个字上,然后画起了圈,我皱着眉头看着邵峰,我发现他的表情很难看,然后他抬头看了看我,这时候我的心里也有点打鼓,“难道真的不是邵峰动的吗”我这时发现邵峰额头出了汗

“前世我可以问你问题吗?”

这时候笔又移向了可以,在那画着圈

“你是男是女?”

话刚落笔又移向了女的字上画着圈,然后又移向男的字上画着圈,我搞不懂,我抬头看着邵峰,我到现在还以为是他自己在自欺欺人,可就在这时,笔在男女两个字上胡乱的画着,啪~的一声笔断了,我就感觉一阵阴风呼啦的一下吹灭了蜡烛,然后邵峰突然大叫的窜到我身边抱着我,慌乱的说着

“完了,小路这次真的完了,我们没有把笔仙送走,有麻烦了”

说完我还能感觉到邵峰颤抖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我,黑夜里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是我能感觉到他真的害怕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这都是真的,不是小峰为了吓我故意弄出来的,我拉着他,把灯打开了,然后我们来到桌子旁,看着纸上画出的一个死字我和邵峰心慌了,邵峰额头上留着汗,拉着我颤抖的说

“小路,怎么办?怎么办?这纸上的死字是什么意思?我们会死吗?”

我看着他那个样子,我也害怕了,我以前从来不相信这些的,可是刚刚的事情真的挺怪的,让我不得不相信,我似是安慰邵峰也在安慰自己一样说着

“没事的,哪有那些啊,把这纸烧了吧”

就这样到了两点多,邵峰才算冷静下来,然后我们把那张纸烧了,没告诉任何人,我们以为就这样过去了,之后的两三天也什么都没发生,可是我总是觉得有人在盯着我们,说不上来的感觉,那双眼睛很冷,总是让我觉得阴森森的,即使在烈日炎炎的夏天也有种身处冰窖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这天中午,邵峰兴高采烈的跑了过来,勾着我的肩膀

“嘿!小路,我老爹给我买了辆全新原装进口雅马哈欧版R6公路,我们去试试”

“行啊,你老爹够疼你啊,说吧怎么得来的”

“嘿嘿…什么都瞒不过你,还不是答应他好好的去上大学,所以才买给我的”

“哈哈…你啊,上大学不好吗?”

“有什么好,还不是要受校规的束缚”

“行啦,不提那个了,走先去试试”

“走走走…我都期待已久了”

我和邵峰高高兴兴的去了,可是后果谁都没想到

我俩骑上了邵峰的那辆全新原装进口雅马哈欧版R6公路,驰骋在高速上,邵峰骑着我坐在他后面,我们享受着这样的时光,可是就在一个拐弯处,对面驶来了一辆拉满钢筋的车,道路明明很宽,两辆那样的车并排行驶都过得去,可是我们往哪边走那车就往哪边走,我和邵峰看这情况都慌了,眼看着马上就要撞上了,邵峰又往那车的旁边拐去,可是那车就也向邵峰拐去的地方开去,我和邵峰见此,都出了冷汗,明明是烈日炎炎的夏天,可是却觉得冷嗖嗖,最后我和邵峰决定跳下去,邵峰把摩托放慢,我们就要跳下去的时候,怪事发生了,我们的身体都不能动了,不管怎么想动,可是都动不了,眼看着车撞了上来,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剧烈的撞击感觉内脏快碎了,摩托被撞飞,我眼睁睁的看着邵峰的身体被车轧过,肝脏在碎裂的身体里流出,血液溅到我的脸上,我看见邵峰的身体旁有一双脚,看不见颜色,像是黑的影子,我的身体不能动,眼看着车子轧过我的双腿,我却叫不出,喊不出,眼泪顺着眼角流出,车上的钢筋滑落,炸在我的左胳膊上,在我晕死过去的时候我看见我的旁边站着一双脚,和邵峰旁边站着的一样,这是我昏死过去之前最后的记忆

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我的双腿被截肢,因为车轧过去骨头已经粉碎,没有办法,只好截肢,左胳膊被无数钢筋穿成肉泥,邵峰也已经死了,我听到这些消息以后已经崩溃了,我对所有人讲是笔仙,没人相信我,都以为我是经受不住现在的打击疯了,爸妈也不是相信我,只是默默地留着眼泪,邵峰死前的一幕一直在我眼前消失不掉,这样折磨我五个多月,我一开始像废人一样,什么都做不了,我搞不懂,也想不清楚,到底是哪里搞错了,直到一年以后我渐渐恢复神识,我不甘心,我不想就这么死掉,因为那他妈的搞笑的笔仙游戏而死掉,我不甘心,或许是因为那所谓的不甘心吧,支撑我活着,到现在,我仍然不能完全释怀,不能忘记那件事,那件让我失去朋友,差点丧命的事……

动漫王游戏

体育彩票

联盟契约bt版

赤血屠龙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