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笋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竹笋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商承祚捐献明代书家祝氏草书卷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21:28 阅读: 来源:竹笋类厂家

商承祚先生捐献祝氏草书卷

这件草书末尾朱印“祝允明印”、“希哲父”后边,紧相随的就是“商承祚献”的印章。深圳博物馆研究书画的黄诗金说,“此印是已故文字学大家、收藏大家商承祚先生捐献文物的专用章,商老过世后,其子女遵遗训,从1992年起,分作五个批次,捐给深博总计555件珍贵文物,这是其中的1件。

▲祝允明草书卷长4米有余,上录唐代杜牧的《晚晴赋》和唐代张九龄的《荔枝赋》。

▲祝允明的草书卷由收藏大家商承祚先生捐赠。

▲深博的工作人员缓缓地展开明代著名书法家祝允明草书卷。

鉴定如此不易

黄诗金说,由草书上各式各样的印章,可以想见作品问世近500年来,经历了不少藏家之手,最后一个私人藏家则是商老,商老的家人又把它捐赠给深圳博物馆。商老一生应该有许多精彩的收藏故事,但我们已无处询问,就连当初打理捐赠事宜的商老小儿子也已经去世。还好,商老的儿女们在父亲过世后,曾联合写了一篇关于父亲收藏、捐赠的文字《永恒的怀念》,从那里可以读到商老关于文物的一些情怀。

文章说,“记得1978年志香覃出差北京,在琉璃厂中国书店,遇一位老职工,谈及父亲,他记忆犹新。说父亲遇有疑难之物把握不准,总是与古玩店协商,请求携返住所,由于父亲信誉良好,往往得允,经三五数日,深入研究后,合则留之,否则退回。”文章又说,“书画鉴定工作难度极大,父亲晚年与容庚先生同处一楼,我家楼下,容老楼上,谁得佳作,必请至居所鉴赏,有时为得一佳作,二老怡情悦性,共享采获;有时为一书画之真赝,两老又各持己见,争辩不已,甚至还很激烈,可见鉴定之不易。”

“不可多得之妙迹”

黄诗金说,“商老应该有许多鉴藏故事,以后可以慢慢钩沉,还是说这幅字吧。”1994年,邀请鉴定大家苏庚春、张从达、李遇春等人为商老捐赠的这批书画鉴定、定级。在这幅草书上,大家共同的意见是,“祝允明草书‘晚晴赋、荔枝赋’长卷。时代:明;藏品级别:一级;目前市场收购价格:10至12万元”,备注里写道“长4.5米,真,好,标准书体”。为了慎重起见,1996年以后,又请另外的专家再单独给出意见,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杨仁凯鉴定意见说:“祝允明手卷,一级,没问题,标准祝书,代表作,好”;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苏庚春在他个人意见栏里写道“没问题,是祝风格(字多用点组成),祝的精品”;天津文管会研究员刘光启鉴定意见“一级,引首章‘大原’,标准品,太痛快了,难得。‘壬午’,63岁时写的。1939年写签,宝贝”。

著名书画鉴定家杨仁凯在《商承祚先生捐献文物精品选》书中所作《序》云:“在明清书法作品中,当以明祝允明《草书<晚晴赋>、<荔枝赋>合卷》为首选,此是祝氏少有的代表作。世传祝枝山草书,向多明清以来知名和不知名书家仿本。此二赋草书近承张东海,远法张颠、醉僧,心手两畅,诚属不可多得之妙迹。”

在《三笑》、《王老虎抢亲》等戏曲艺术作品中,常有一剧中人物祝允明,是作家们根据历史人物演绎出来的。真实的祝允明,曾和唐伯虎、文征明、徐祯卿比肩而立,成为明代的“吴中四才子”,此四才,在诗、书、画方面各自奇绝。而作为明代著名书法家的祝允明,其存世的大幅精品并不太多,深圳博物馆就藏有一幅,已被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专家们定为一级文物。近日,记者来到深圳博物馆,近距离观赏了这件珍贵的藏品。

当深博的几位工作人员在库房的天鹅绒展台上,缓缓展开一个书轴时,映入眼帘的,就是墨笔草书长卷,上录唐代杜牧的《晚晴赋》和唐代张九龄的《荔枝赋》,书卷之长,居然4米有余,可谓鸿篇巨制,尾款署小字“枝山允明书于春蛰堂中壬午改元三月一日也”,下有朱印“祝允明印”、“希哲父”。此书篇作于1522年,距今近500年了,是深博的一件国宝。

“换手率”较高的藏品

原作是一幅纸质的草书长卷,后人再以绢绫为边相裱衬,总长4.57米,宽0.3米,显得富丽而庄重,其开卷之首,是功力老到的五个隶书大字“祝京兆墨迹”,由此更烘托了藏品昂贵的价值,五个大字下署十个小字“南仁兄属题,代州冯志沂”,并有冯志沂的印章。

冯志沂是谁?南仁又是谁?深圳博物馆馆员王晓春说,“冯志沂(字鲁川)乃道光年间一代廉吏,曾支持过林则徐的禁烟运动,而且工于诗文。南仁应该是冯志沂的朋友,两人一定在这幅草书上有过欣赏和交流,最后南仁请冯志沂给此藏品题写了开卷的5个大字,这是古代文人酬酢之间常有的事情,而关于南仁的生平和履历,需要进一步地考证。”5个大字中,为什么称祝允明为“祝京兆”?王晓春说,因为祝允明曾在63岁时调南京留都任“京兆应天府通判”,南仁和冯志沂就根据过去的习惯,以官职“京兆”称呼祝允明其人。

王晓春说,除上述二人而外,此藏品又数次易手,有藏印可鉴——在冯志沂题、印的下方,并有两枚押缝章“两溪轩”、“靖侯鉴赏”;在草书开篇的右上角,有朱印“大原”;右下角有“云松馆”、“琥亭秘宝”二印;在草书末尾作者祝允明的印鉴之下,分列又有“靖侯珍藏”、“姜氏二酉家藏”等藏印。“姜氏二酉家藏”是明末清初著名书画鉴赏家、理论家姜绍书的藏印,其人字二酉,著有《无声诗史》、《韵斋石笔谈》等;而“靖侯珍藏”、“靖侯鉴赏”“两溪轩”、“云松馆”等,是民国时著名收藏家朱荣爵的藏印,朱荣爵字靖侯,室名为云松馆、两溪轩。在这件草书上,我们可以见到文化人之间的切磋往还,其藏印之多,其换手率之高等等,大大地提高了藏品的含金量。说来万幸,这件珍贵的草书杰作,以国家一级文物的名义,现藏于我们深圳博物馆,正得其所。

惠州西湖的情结

缓缓展开这个书轴,先录唐代杜牧的《晚晴赋》全文“秋日晚晴,樊川子目于郊园,见大者小者,有状类者,故书赋云……”后录唐代张九龄《荔枝赋》全文“南海郡出荔枝焉,每至季夏,其实乃熟,状甚瑰诡,味特甘滋,百果之中,无一可比……”其笔势奔放,线条自然流畅,点画变化多端,具有强烈的节奏感和运动感。我们知道,祝允明挥毫作此书时已老迈,写《晚晴赋》以明志,大概是回首自己一生的仕途,抒发欲归隐的感慨。那么写《荔枝赋》呢?一定有其缘由。

王晓春说,这件作品写于明嘉靖元年(公元1522年),是他晚年的佳作。这一年,63岁的祝允明由广东兴宁县知县升任南京京兆应天府通判(到任一年后因病辞官回归故里,直至67岁病逝)。有文献证实,他在兴宁当了7年知县,其间主修了《兴宁县志》,督捕盗匪,兴修水利,得到乡民的拥戴。明代的兴宁归惠州府管辖,所以他居住在惠州西湖,曾任广东省文史馆副馆长的张友仁在1947年编著的《惠州西湖志》中说:“祝允明,字希哲,长洲人,举人。正德十年(1515 年)令兴宁,有枝指,号枝指生,又曰枝山。九岁能诗,博览群籍,文有奇气,尤工书法,名动海内……卜居惠州西湖上……故居地址尚存。”勤政、爱民的知县祝允明,从惠州出发去南京上任,在南京期间,大概书写《荔枝赋》,通过广东名果来表达自己对故园、对乡亲的热爱与思念。他在南京任上一年,即因病回归故里,直至67岁病逝,葬于苏州近郊横山祝氏祖坟。

祝允明作品的价值

祝允明(14601526年),明代书法家,字希哲,因左手多生一指,又自号“枝山”,江苏长洲(今苏州)人,出生于七代为官的仕宦家庭。祝允明自幼就显现出多方面的艺术才华。“五岁能作径尺大字”,九岁能诗。隶、楷、行、草诸体均工,尤以草书成就为最;其诗取材颇富,造语颇妍;其文多奇气,潇洒自如。以草书成就最高,学者评其书法“如春云出岫,夭矫变化,遒劲秀润”, “风骨烂漫,天真纵逸”,与同时代的文征明、王宠并驾齐驱,被誉为“吴中三杰”,而共建明代“书之中兴”的格局,明王世贞在《艺苑卮言》中评价道:“天下书法归吾吴,祝京兆允明为最,文待诏征明、王贡士宠次之”,《明山藏》(明人何乔远撰,多记明嘉靖以前的历代遗事。)一书也称祝允明之书法为“国朝第一”。

自1998年祝允明的草书手卷以2.2万元拍卖成交以来至今,其作品拍卖一路走高,据雅昌艺术品市场监测中心数据显示,10年间市场成交190件,最高值达到每件600多万元。虽然受到去年经济危机影响,连同其他艺术品开始价格回落,但今年开始稳步上升。由于今天流传于世的祝允明作品中有大量伪作存在,深圳博物馆藏的这件作品就尤显得珍贵异常,它让我们真正领略到这位书法大师的风范。

支票打印机价格

新国标半挂车图片

不锈钢候车亭图片

相关阅读